首页

搜索繁体

第93章 番外 宁念生


    “我那只舞,是特意为你而跳的。”

    宁念生脸上的笑意更深,他的眉眼不再冷淡,轻柔的望着她。

    “你的那只舞让我心动不已。”

    宁念生本来以为他们二人结婚会像是水到渠成一样那么容易,可是他二十岁的那一年,云想清却突然跟他提出了分手。

    “为什么?”

    宁念生皱着眉,手握着拳,对于她突然提出的分手感到不可置信。

    “我配不上你。”

    云想清红着眼眶,看着眼前的男人,心向针扎了一般难受。

    曾经他们门当户对,但是现在她的父亲破产,他们一家深陷丑闻,她待在天之骄子的宁念生身边,就觉得自卑。

    而她家里的丑闻,肯定会对宁念生产生影响。

    “因为你们家的事情?”

    宁念生盯着她的眼睛,心里感到一阵阵的烦闷。

    云想清低着头没有说话,他们家背负的是条人命,有个学生在跳舞的时候突然猝死,学生的家里人认为是校方失职。

    她父亲的学校早就入不敷出,这样一闹赔钱加退学,直接破产。

    云想清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清清,我不在乎这些。”

    宁念生将云想清拥在怀里,温柔的擦掉她脸上的泪,看着她这个样子说不心疼是假的。

    云想清没有再提分手的话,只是第二天突然不辞而别。

    宁念生得知她走后,沉默的在画室画了一天一夜的画,画中的女孩全都是云想清。

    乔念念看不下去想去劝他,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说,只好让宁挚生去。

    宁挚生走到画室望着一幅幅的油画突兀的笑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

    他这个儿子,想念爱人的样子都跟自己一模一样:“你这是在为艺术发疯?”

    宁念生停下手中的画笔,低着头沉默着。

    宁挚生走到他身边,对于他这样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感到有些意外,他想了想,对着他温柔的开了口。

    “念生,如果你不想失去她,就去把她抓回来,再关起来。”

    宁念生灰暗的面容一僵,他抬起头与宁挚生对视,眼里闪过一丝不可思议。

    宁挚生笑了笑,知道自己说这样的话乔念念肯定会生气,但是他的孩子有这样的底气。

    “念生,做你想做的,你有这样的底气。”

    宁念生皱了皱眉,显然还是不太认同父亲的话,但他的内心已经开始动摇。

    宁挚生见他依旧神色犹豫,也不想说什么了,转身就要走。

    “当初,你也是这样对待妈妈的?”

    宁念生突然回想到自己父亲总是不想让母亲出门,这不也是一种变相的软禁。

    “是又不是,念生,你要懂得刚柔并济。”宁挚生回头对着他轻声说道。

    宁念生盯着画中的女孩,神色渐渐变得隐晦不明。

    ————

    番外写完啦,终于彻底结束啦,宝子们,下本书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