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三百六十九 溺水

    地下河水冰寒刺骨,众人已落入水中,顿感周身刺痛,彻骨其寒直从皮肤钻入脏腑,只觉连血液都要凝固赛的。不消片刻便已觉得身子僵硬,四肢都开始逐渐麻木。

    王维汉和梅若鸿叶灵三人运气稍好,都各自抓住一大块木舟残片,正奋力爬上残片。但这河水也不知为何如此冰冷,一入水中便如坠冰窟,三人奋力滑动手脚,却觉得四肢行动渐缓,好像灌了铅赛的,极为沉重。

    其他几人就只能拼命朝着,其他残片游去。除了范统,韩大胆儿李环和陈飞杨身上还都背着背包,包中有不少给养装备,沉入水中后,更觉身子沉重,无论如何划水游动,都止不住身子不断下沉。

    天津卫九河下梢,河流坑洼众多,虽不能说人人都像浪里蛟魏小五那样精熟水性,但会水的人着实不在少数,可其中也有些人生来就是旱鸭子,就算学了两下狗刨,顶多也就是水坑里不容易淹死,真要掉在河里也照样一命呜呼。

    陈飞扬就是其中之一,他也就比不会水稍强一点,要是普通坑洼挣扎着几下狗刨还能爬上来,稍微深一点的池子都够呛能活命,更何况是这冰冷刺骨的地下河水。

    他本想甩掉背包,可背包卡扣卡得太死,河水冰冷很快便连手指都没了知觉,更不能扯开背包。他只觉身子被背包坠着不断下沉,手脚僵硬身子僵直,全身都被寒气浸染,从里到外仿佛连骨头都已经冻结成冰。

    这时,韩大胆儿运足一口内气,顿时感觉丹田内有股暖流窜动,能稍稍抵御水中寒气。他见范统和李环都已经拼了老命游向一块木舟残片,却不见陈飞扬浮出水面,立即深吸一口气,朝着河底潜去。

    河水虽然阴冷但却尚算清澈,光线照进河里,能有七八米的能见度。这地下河也不知有多深,除了光照可及之地,再往下就是一片黑暗,仿佛河底是一条黑暗的深沟幽深漆黑。

    他在水中睁眼四处寻找,远远地游来一群小鱼,将河水搅得浑浊了不少。

    忽然见鱼群后,一个身影向着幽暗的河底沉去,正是陈飞扬!

    韩大胆儿急忙朝着他游去,但陈飞扬下沉速度很快,若再迟片刻,恐怕他既要落入漆黑的河底,到时候目不见物,又如何能再救他。

    越往深处,身上寒意越盛,韩大胆儿只觉虽有内气护身,但也已经手脚发麻,行动迟缓。

    幸好就在陈飞扬即将沉入黑暗之时,韩大胆儿一把将其拉住。奋力朝着河面游去。

    陈飞扬被韩大胆儿一扯,背包带扯着他的力道向下,正将胸腹间一口气勒出体外,他口中冒了个气泡,陡然醒来。

    身在水中一阵慌乱,见韩大胆儿扯着他,便如看见了救命稻草,伸手便将韩大胆儿死死抱住。

    这时韩大胆儿在河里寻人太久,一口气早已窒滞,眼看便要游上水面,谁知却被陈飞扬一把抱住,两人就这么再次沉向河底。

    韩大胆儿感觉,陈飞扬抱住自己的手如同铁箍钢钳,想不到一个要抓住救命稻草的人,竟然会生出如此强劲的力道。这时候,他胸肺之间的空气仿佛全都被压出体外,只想猛吸一口气,可这一口吸进来的却一定是冰冷的河水。

    此时二人沉入漆黑的河底,头顶光亮已经几不可见,韩大胆儿奋挣扎,一个拧身回肘,撞在陈飞扬头上,随即感觉脖颈上勒着的手臂松了。

    韩大胆儿正感欣喜,谁知忽然腰上一紧却被陈飞扬勾住。他气息不足,刚才一击未能将程飞扬击昏,他受了一击却再次伸臂将韩大胆儿抱住。

    韩大胆儿只能奋力朝陈飞扬臂一抓,生死一线,他也不知哪里生出一股力道,竟硬生生将陈飞扬铁箍般的手臂掰开,只觉手上一滑,似乎一紧抓破了他胳膊上的皮肉。

    接着回身一拳,正打在陈飞扬前额。陈飞扬本就昏昏沉沉意识不清,刚才被这撞了一肘,这时再挨一拳,便登时昏厥。

    韩大胆儿一拧身,在漆黑的河底,凭着感觉绕过陈飞扬身后,伸手勾住他脖子,拼尽全力朝河面游去,眼看便要到河面,他头刚一露出水面,忽然感觉腿上被什么东西缠住,身子一沉,他以为是陈飞扬,可陈飞扬这被他勾着脖子,已经失去了意识。

    他刚一露头还没来得及吸气,便再次沉入水中。河水没过他头顶的一刻,他见到大片无色蜉蝣,在贪婪地吞吃河面上漂浮的一层微蓝色的油脂。

    这些透明无色的蜉蝣,吃过蓝色油脂后全身便会发出蓝绿色的荧光,却正是在平台时,风起雾散看见的河面上那蓝莹莹的一片光亮。

    仰望河面一片光亮,可韩大胆儿却觉得一颗心仿佛就要炸开了,胸口憋闷窒息再难抑制,猛地张口吸气,随即阴冷的河水便从四面八方向着他口鼻涌来。

    河面一片蓝光照耀下,韩大胆这才看清河底情况,河底其实并不深,只是在河床上布满了大量黑色甲壳,如同龙虾外壳,乌黑油亮,那淡蓝色油脂便是从甲壳中分泌出,一缕缕浮上水面。

    原来并他并不是被什么东西缠住,而是脚踝的裤腿,被一块成人手臂大小的镰刀形甲壳勾住。

    这些甲壳都是某种水中生物的遗骸,只是碰巧勾住了他的裤腿而已。此时他心神已乱,眼前发黑,意识也逐渐模糊。

    正在此时,水花一分,一个人影跳入水中吗,冲破水面那层蓝莹莹的光,朝着韩大胆儿游来……

    ……

    不知过了多久,韩大胆儿缓缓睁开双眼,只见眼前有一张含着眼泪的俏脸,正盯着自己喜极而泣,却是叶灵。

    自己正躺在河边一片砂石河滩上,河滩都是些灰白色的河沙,还有些鹅卵石。自己身边不远处点着堆篝火。

    梅若鸿靠着火堆也坐在自己身旁,脸色苍白如纸,嘴唇被冻得发青,浑身正不住颤抖,正在烤火取暖。她见韩大胆儿终于醒了,这才长出一口大气。

    叶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