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491章 心病还须心药医

    赵海仁和赵素芬两家人狗咬狗,一嘴毛,谁也没占到便宜去。

    赵海仁一家三口被李兆旺家的一群人打成了血葫芦,鲜血流的头上脸上都是,轻易看不出来他们的本来面目。

    当然,赵素芬和李兆旺也没落好,秦领弟专门负责招呼赵素芬,又厚又尖利的手指甲把赵素芬挠了个满脸花。

    赵德柱每天只顾傻吃傻喝,身体特别壮实有力气,一脚把李兆旺的三根肋骨给踢折了。

    要不是李兆旺家人多势众,还真不一定能打得过赵德柱。

    李晋懒得管这两家的事儿,最后是李康出面制止,才没闹出人命来。

    赵素芳还不解气,柳江苏劝她,“他们也没落好不是!这事儿,就算了吧!”

    赵素芬心酸不平,“二姐她,不!赵素芬她怎么能这么坏呢!”

    如果不是赵素芬和赵海仁存心陷害柳江苏,她娘又怎么会诈死逃到川西的深山老林里?

    还有她自己,又怎么会寄人篱下,看人脸色过活,生生和母亲分开数十年!

    赵素芳这口恶气横在胸中,不上不下,实在是难熬。她憋屈来,憋屈去的,没几天竟然生病了。

    赵素芳每天病恹恹的,躺在床上不想吃饭也不想喝水,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

    古大夫给赵素芳号脉,告诉李晋,“这是心病,憋着陈年的恶气散发不出去,勾起心火来了。”

    心病还须心药医。

    大家都知道赵素芳是为什么病的,可这心病要去掉也不太容易。

    柳江苏劝不了她,李晋,李澜,李英,黄桂梅和姜老太太轮番上阵劝说,也不管用。

    眼看着赵素芳的脸色一天比一天的苍白下去,李向东拿起家里的猎枪,坐在他娘床头开始装子弹。

    李向东把黄铜子弹装进去,然后试试准头,他朝赵素芳说,“走吧,娘!”

    赵素芳一头雾水,“干什么去?”

    “带你去找解药。”

    “什么解药?”

    “你别管了,跟我走吧!”

    赵素芳被李向东催促着,迷迷糊糊的起了床,穿上鞋跟着李向东往外走。

    两个人一直走到李兆旺家门口。

    黑漆大门敞开着,红砖砌的地面平平整整,院子里的杏树枝叶繁茂,叶子中藏着不知道多少个黄黄的杏子。

    赵素芬坐在杏树下面,前面摆着一簸箩干花生,她正在剥花生仁。

    李向东让赵素芳往里面看,赵素芳厌恶的扭过头,“我不想看见她!”

    “您不就是恨她吗?恨她又没有办法惩罚她,今天,我就是要给您出口气。”

    李向东淡淡说道,然后像是无数次在山间,田野上举起猎枪,瞄准猎物一样,他举起了手中的猎枪,瞄准了院子中的赵素芬。

    赵素芬好像有所感觉一样,她慢慢的转过头来。

    她看见了赵素芳和李向东,也看见了瞄准她的枪口。可是她并没有惊慌失措,反而很平静的望了过来。

    相反,赵素芳慌了。

    她慌忙的把李向东手里的枪拍落,然后哭着捶打李向东。

    “你疯了嘛!你要光天化日之下拿枪杀人!你不要命了啊!啊——你是不是疯了!你不知道什么是杀人偿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