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1524章 风起云涌


    有名望,有长远目光的鬼神们大多都能看出其中的问题来,对此,他们的态度就是……没有态度。

    他们可是神只,背后有地位几乎和天帝持平的后土皇地邸做靠山的,佛,道哪家登顶,甚至是儒家登顶,最后也得对他们这些鬼神恭恭敬敬的,毕竟他们掌控着这些凡人和未成仙的修士们的生死轮回,福运机缘,谁敢来招惹神道啊。

    不过,哪怕众多存在们心里有数,作为源头之一的泾阳县也成了诸多矛盾的核心,想要消停也消停不下来。

    明玄子到来的事并非秘密,众多鬼神们心里都有数,毕竟,明玄子的身份不一样,明玄子不过是司命天君的假道号罢了,这个马甲的真名是杨玄,而且明玄子曾经在光天化日之下,毫不避讳的明确了自己这个杨就是前朝皇室的那个杨。

    众所周知,如今还存在的杨氏贵族可都是了不得的存在,在前朝他们是皇亲国戚,在本朝,还能活下来的杨氏一族的族人仍然是皇亲国戚。

    不同的是,前朝是他们算近亲,这一朝他们算是远亲罢了。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个节骨眼上,皇帝的亲戚来到了泾阳县,还是个道士不说,一来就把佛门祭炼的百子鬼母之中的一个祭炼了一半的鬼子夺走了。

    这说明什么?口口声声说佛道一家亲,结果自己先给了佛门一个大嘴巴子?

    当然,这些也不算是太重要,重要的是,在这个佛道两家道统之争,气运之争的节骨眼上,还是在这块很有可能成为佛门菩萨与楼观道高人对打的地盘上,在这个佛道两家布局无数,不知道布置了多少暗子,准备给对方下黑手的泾阳县,他还敕封了一个可以直接上达天帝的纠察灵官之位!

    虽然这个纠察灵官之位只有九品,但是却能够直达天帝,不受任何神只节制,如果力量足够,先斩后奏也不是不可能。

    这分明就是个裁判位,最后用来裁决佛、道两家的胜负的,当然也不排除神道想要在佛道两家面前立威,告诉众生,谁才是天地正统的想法。

    不过,这个神位只有九品,且拥有这个神位的修士只不过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孩童,且修行还没入门,就是最后裁决了,审判了,也不一定有那个实施裁决结果的力量,所以,李郸道存在的意义在这一场佛道之争中究竟是什么?

    泾阳县之中的修行者,或者说是整个泾阳县之中的修行界都震动了,每一个关心大势的修行者都在猜测着明玄子,或者说明玄子背后代表的存在的意思。

    不过,想也知道这位背后是什么人了,能够不借助斋醮科仪,不用各种正式授箓,直接赠与神位的,且和李唐皇室纠缠不清的道教高人,只有可能是如今道教道祖,李唐皇室认得老祖宗——太上老君了。

    李郸道又不是傻子,心里自然也隐隐约约有所猜测了,只不过他现在修为还低,这些是他知道的也不多,所以不知道其中的诸多曲折罢了。

    他如今最欣慰的便是找他治病的妖魔鬼怪终于少了很多,不应该说是少了非常非常多,除了之前他就交好的几个附近的霸主之外,剩下的没人来找他了。

    李郸道最近也沉迷修行不可自拔,完全没注意到一个小小的泾阳县修行界之中的风起云涌,暗流涌动。

    另一边,看着泾阳县之中局势变化的明玄子摇头叹气,对于这些修行者心里的杂念颇为看不上。他们一个个都把心思放在了这些阴谋诡计之上,满心的算计,为了明哲保身也好,为了浑水摸鱼也好,反正一个个心里都是算计,没有一个心里想着修行的。

    贪嗔痴不斩,自己都不能六根清净,还想要修行,想要得道成仙,这不是开玩笑吗?终究是有神通,术法的世界,一切伟力归于自身才是正道,不思修行,反而就想着这些,要是能成仙得道,他这个弘法天尊不做也罢。

    不过,话说回来,到了这个时候,司命天君也明白了老君的意思了,这身份还有这神位明显都是特意准备的,就是为了把这一片的水搅浑,以此推动局势的运转,借助佛道两家大势的变化,让李郸道从中获得好处,便于李郸道修行。

    这种推动大势运转的手段,司命天君,或者说秦玄也用过,之前搞那位无天魔皇的时候就是借助大势运转,把那位献祭的。

    纯阳真人也未尝没这么做过,昔年大周女皇陛下上位,后来唐玄宗登基,让武周回归李唐正统的时候,纯阳真人也曾借过大势,以此建立了自己的纯阳宫,汇聚气运,让自家弟子成仙。

    不过很明显的,武周和李唐的正统之势变化算不得多大,其中能够借用的气运也不多,而且纯阳真人门下弟子不少,七个徒弟还有众多门人分了之后也没剩下多少好处,而如今此界的佛道之争却是老君亲自操手引导,司命天君敢相信,佛道之争不过是第一步罢了,在之后还有不少连环呢。

    不过,说起连环……司命天君,明玄子一挑眉:“奇怪了,他怎么过来了?”

    明玄子所在的小院外,并不算是多宽敞的小道上,一辆马车缓缓驶来,马车颜色低调,但是,走在这条破路上,却不见一点晃荡,反而还有一种沉重且高级的质感。

    “秦王殿下,我家师兄就在这里了。”马车里清脆的童声传出,正是李郸道。

    “有劳小友为我引路了。”车内同样是传出一个悦耳的青年声音:“说起来,本王也有许多年不见表兄了,不曾想表兄居然跑来修行了,还真是……”

    马车上的车夫下了车,摆好脚凳,马车里的人才从车中下来,正是李郸道和李世民。

    灵境之中的明玄子不理解:“这又是哪里来的剧本?我知道带孩子的还有其他的戏码?”